PS的飯局

 

 

   視線誌曾紹過一家叫做TALL TALE的美國公司。家美國公司在第一次大戰時美國的小型農場品而製作了很多誇的明信片,在視線誌裏介的那明信片上一條大無比的魚驕傲並且仰面朝天躺在夫的新型轎車頂部,那個子完全不一個被捕物,更象一個成功的增肥者與她的,一起在大街上炫耀他果與光榮。

 

   視線的介TALL TALE公司的些明信片利用了當最先的裁剪與模糊理技術創作了很多誇視覺效果:比大的兔子、一人多高的玉米、力氣巨大的青蛙、幾個女孩才能捧起的哈密瓜⋯⋯些被造的巨型收基本佔據了明信片版面的大半,在美國西部陽光明媚的背景前製造了天堂般的豐收景。

 

   Andy Warhol的波普啟示封套上第一句便是:絕對原味絕對純正的波普精神。句沒也可以TALL TALE公司的誇注腳。在藝術的表形式裏絕對的原味與是一個不可靠的結論。大多數候沒有人真正區分得了:原味與他味的差,或者百分百的正與百分之九十的不正之的距離。人冠李戴與囫討論發言中模糊了界,彼此點微笑好似暗示一種不用言無需當真探究的昧與默契。波普所美和祝的日常物品化成肥皂般的效果呈,如同將玉米粒在火的映照下砰!一聲薄而出的金黃色爆……

 

   許“絕對的波普就是一種絕對的快以及幸福感,是物極大豐富下的眼冒金星以及美夢成真。將所有思想禁忌或者宗教道德背叛塗抹成可消的物,就好比黃瓜刷漆不是了消,只是了參與新也更是了參與快

 

   儘管TALL TALE公司在當號稱採用了最先PS,在我看來種技可能只是了一把更好的裁剪剪刀與更好的粘貼漿糊。在重印刷的照片上你仔細觀是能看到那些在精心拼之後出。但是,或正是些不起眼的拼痕跡,才使我不至於盜夢空迪卡普裏奧那,需要一個旋的陀螺才能區分現實與夢境的差異。或在一個可信的世界裏,言的存在其是一種藝術。而在一個充滿謊言的世界裏,真是一種相的荒

 

    今天的PS到了以假亂真的地步,但是人史上從未今天這樣如此具有挖掘真的衝。當基解密網的始人朱利安·阿桑奇在世界各地捲入了一百多宗官司,遭到很多國家的通與封在世界各地他依然有無數的追隨者。百度搜索是麼描述阿桑奇的:在世人面前,他灰白的頭髮蒼白的皮膚,冷靜的眼神寬闊的前,使他一個骨瘦如柴的外星人,坐著船來到地球,向世人揭示一些藏的真相,他僵硬的止和他慢而低沉的男中音更增加種印象……” 在他第一次接受牢之災的判中,首席察官在法庭上描述阿桑奇訪問那些被他入侵的系統時說道:他就像萬能的上帝那逛來逛去,幾乎不受任何限制。” 應該說阿桑奇的存在於世人來,其意就如同旋的陀螺於迪卡普裏奧一,具有同重要的參照意

 

    當然大部分世人於阿桑奇的推崇不僅僅是因他奇特的外表,或許認同的是他孤身面對強權政治的勇氣,更多於他所揭示的秘密的好奇。這讓我開始思考人如何通過對於秘密的揭露來把控於抽象的公共秩序的信任度。因代社會裏,公共信任由於薄弱而如此之重要。英國著名社會學家安·吉登斯在1990年出版的代性的後果第四部分,“抽象體系與密關係的轉變這樣描述信任關係的:抽象體系在日常生活中提供了大量前秩序所缺少的安全……當一個人從行取款或者存款,偶打開水龍頭或者一燈,或者寄一封信或者打一個電話,他或者她無疑都會意安全、作的廣泛性,而些使代社會生活活得以於成可能……於抽象的信任即是空延伸的條件,也是代制度而非傳統世界所提供的日常生活中的普遍性條件。在代性條件下,就本體性安全而言,種嵌入抽象體系的常是關性的……我提出以下原:在代性的全球化向於我之日常情境中的密關係的轉變,存在著一種直接的,當然也是辯證的關;可以從信任機制建立的角度,來分析密關係的轉變;在種情境下個人信任關係與這樣的情境密切相,在其中自我之建構成了一種反思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