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KA男士網》瞿廣慈:“藝術家”瞿廣慈是天使的代言人

                                                                 

乍一眼看到瞿廣慈,給我的感覺他是一個不拘小節的藝術大叔,當你與他促膝而談,就會驚喜的發現他身上有著各種講究的小細節,無論是穿著還是舉止,都有著獨特的魅力。


瞿廣慈藝術大片 攝影師/杜平

  瞿廣慈

  職業:藝術家,藝術品牌創始人

  性別:男

  性格:似狐狸(在編輯眼中)

  愛好:玩

  標籤:靈魂是個胖子、不拘小節卻講究、情商高

  靈魂就是個胖子

  雕塑藝術家的作品總是會帶有自己的影子,瞿廣慈的作品與妻子向京比較而言相對胖一些,他的朋友也經常開玩笑說很像他,雖然瞿廣慈本人沒有作品身形那麼誇張,但多多少少總覺得相像,於是乎他略顯無奈的告訴我可能就是我的靈魂就是個胖子吧!

  我們是上帝的代言人

  藝術的魅力在於,真正自由與隨心所欲。藝術家這種身份,是跟日常律師或醫生等工作完全不一樣。藝術家可能更加的自由,所以他經常會做一些比較出格的事兒。這些出格的事可能就是他真正自由的所在。每個人都對這種自由或者無拘無束的生活,可能還是有一定的嚮往的。日常生活與藝術自由之間的落差感,對很多人還是有一定的吸引力的。藝術很像魔術,尤其是雕塑家好像跟上帝比較接近。你可能從來沒有見過上帝吧,但你見過藝術家對不對,我們是他的代言人。


瞿廣慈藝術大片 攝影師/杜平

  YOKAMEN:你的作品要表達的思想意境,是你的經歷過或時代的影響嗎?你的創作靈感源於什麼?

  瞿廣慈:我覺得其實作品總是一種寓言化的東西,我覺得它既不是一種純抽象的,也不是一種純現實的,我覺得介於之間吧,是一種寓言化的東西。你很難說,有可能一個很焦躁的人做的東西是非常平靜的;可能一個非常平靜的人做的東西是非常狂野的。所以,我覺得也不能完全說就是一個現實性的東西,但是我覺得肯定和現實是有點關係。那會,我一個同事,我在上海師範大學當老師時候的一個同事。他畫的畫就是,我們叫它魔幻現實主義吧。我覺得我是一種寓言化的現實主義吧。

  YOKAMEN:藝術家給人的一般感覺,總是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面。那你對自我這件事情是怎樣看待的?

  瞿廣慈:自我實際上是有一個度的,我認識很多的藝術家。中國當代的藝術家,我幾乎沒有幾個不認識的,就是說做的有點名氣的啊。然後呢,我覺得我也是從一個學生到老師然後又轉成自由藝術家,現在又好像更多的涉及到,一些藝術和商業跨界的一個實驗過程當中去了。所以,可能認識的人或者見過的人,或者聽過的故事也比較多。我看了很多自我非常強大的人,就是說,他成為非常棒的藝術家,但是呢走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發現那種自我,他的那種,就是極端的自我又影響了他的整體的發展。我覺得自由、自我、自私或者自尊所有之間的關係是有一個平衡點的。啊,我覺得,或者自大啊。但是,我覺得其實最重要的是一種自由。

我覺得有時候很多人是一種自我或者過度的自我、自大。其實真正限制了他的某種自由吧。所以我覺得,自由是最重要的。我覺得不管是身體的自由還是靈魂的自由,都是最重要的。

 

藝術是治癒瘋狂的一種最好方式


瞿廣慈藝術大片 攝影師/杜平

  有人說藝術天才與藝術瘋子只有一步之遙,而瞿廣慈卻認為藝術是一種良藥,能治癒瘋狂。我覺得瘋子和藝術家的最大的差別是,我覺得是一種有控制的創造力吧。我覺得再瘋狂的藝術家他還是在一個,比如說,美術家,那可能是在美術史的一個系統裏面;音樂家是跟一個歷史傳承有關的。而瘋子有可能是很突然地一個發生,即便我們去看梵高,其實他真的是瘋了,但是你去看他的前因後果你會發現他是符合邏輯的,他只是人比較瘋狂而已。瘋狂是一種失控的方式。而我覺得,藝術是一種能治療這種瘋狂的一種非常好的良藥吧。

  YOKAMEN:藝術家的作品是有嚴密邏輯和規律的,但普通人通常都很難理解其中的奧秘,你的作品是如何把握藝術家與普通人思維的平衡點的?

  瞿廣慈:我不去考慮平常人,我只考慮我自己。我也不去考慮我自己會怎樣想,因為在我想的時候我已經在想了。所以呢,我只需要把我想的東西,把它正常的反應出來,並且創造出來。

我覺得創作裏面不僅僅是個內容問題,還有一種手法問題。那我覺得手法是一種非常有技術性的東西,也有很多藝術性的東西。我覺得這個所謂的寓言吧,那這種寓言是一般人很難能夠直接看的懂得。但是呢,它所擁有的一種美感或者雕塑本身而言,擁有的這種空間感,已經是我們訓練過了。就像一個武術運動員,他擺每一個動作肯定是漂亮的。你不知道他是因為,肌肉的某個動作漂亮呢?還是因為一種張力呢?還是一種內涵力?你都不知道。但是因為我們都已經為你準備好了,我們日常準備的所有的訓練,審美的訓練、還是一種觸覺的、還是等等吧,我們都是為了讓你刹那間的就讓人感覺到這種專業化的美感。而這種專業化的美感,其實是你們不必要知道的。而當你在不斷地被這種專業化的美感所訓練的時候,你就能夠捕捉到這種專業化的美感給你帶來的這種快感吧。我覺得這種快感是非常重要的。音樂也好、體育也好或者我們說的體育當中,可能有些技巧性很高的,比如說藝術體操類的啊。你為什麼覺得就是冠軍和亞軍好像真是有差別,那這個美感的差別點在哪?可能有些技術性的,也有一個純粹的美感的東西。

拘小節卻講究


瞿廣慈藝術大片 攝影師/杜平

  像我們到這種年齡,假如說穿戴的稍微講究一點,比較時尚一點,要麼就是Gay了啊。要麼就是我也不知道,就是Gay了!我覺得就是兩種可能性。所以有很多人跟我說,就是廣慈你也就差不多也就彎了吧,我說我真的是不彎,我從來都是直的。可能我這人看著有時候穿的很講究,甚至很妖,但細看還是挺不拘小節的。比如說,我的眼鏡總是髒的;我的鬍子總是刮不乾淨的;衣服總是皺巴巴的,也不去熨。我買非常貴的衣服,我經常就洗衣機裏一扔,就洗的亂七八糟的。就是,我覺得只有直男才會這麼去做。的確,瞿廣慈有著不拘小節的粗獷與細節講究的成熟魅力,令人驚喜的是這位藝術大叔還很有幽默細胞。

  YOKAMEN:那你在日常生活中有休息日嗎?

  瞿廣慈:就是談不上什麼休息日。我呢,其實我是一個比較愛玩的人。那我覺得,向京,你倒是可以問問她有沒有休息日。對她來說,就可能真的就是,可能去見一下她媽媽就算是休息日了。

我記得有一年,就是我們在上師大當老師的時候。我跟很多人說起過,我說,就是我們剛到上師大也就一兩年吧,這兩三年裏面,我們幾乎就從來也沒有休息過。尤其是她(向京老師),我記得就是大年初一的上午,我們倆就是去我爸媽那,就算半天。然後就是從上午、下午、晚上沒有一天可以踏實的休息。我可能還跟朋友一塊去玩,她沒有。就是每天就是在工作、工作、工作……所以,她自己也經常說,她是個比較無聊的人。我覺得她也是個比較無聊的人()。她怎麼能夠做這麼多的作品!

 

“藝術商人”情商很重要


瞿廣慈藝術大片 攝影師/杜平

  瞿廣慈不單單只是一個藝術家,他也在探索藝術和商業跨界的一個實驗過程,希望能把藝術的推廣管道拓寬。而商業很重要的一點是人脈與溝通技巧,這都與情商有關。我不得不佩服他的高情商,在他看來智商要比情商來的更重要,“我覺得,所有的商業上成功的人,都是一個特別棒的學習能力很強的人。同時呢我覺得應該是,對商機方面必須要有天賦。比如說,如果你對審美沒有天賦、對質地沒有天賦,或者是你如何去把控人和人之間的一種,交流當中的一種心理的話,你如果不能把控的話,你如何把控一個產品。他能夠讓,就是一個你完全用不上的產品,能夠讓別人去買它。我覺得這個東西的一種細微的把控,其實我,也不斷的讓我覺得做這份事情還是挺陶醉的。或者說別人看不到我看到了。”

  YOKAMEN:在創作過程中,你孤獨嗎?

  瞿廣慈:沒有,創作就是朋友。被創作的東西,永遠都是藝術家的朋友,在這個過程當中我永遠不覺得孤獨。

  YOKAMEN:那周而復始的做著類似的事情,就是雕塑、繪畫啊,會不會覺得乏味、枯燥?

  瞿廣慈:會啊(笑),所以我就再做點其他的事啊。

  YOKAMEN:你創作的作品給你帶來的快樂多,還是生活給你帶來的快樂多?

  瞿廣慈:怎麼說呢?我覺得就是,好像,像我和向京這樣的人基本上就是生活和創作其實也融為一體了。如果沒有創作這個拐杖的話,我們也走不到這麼遠。那這段路程的話就是我們生活的本身吧!